色情操逼软件

沙石堡,地占三州之地,但好在因为还一个村子,口音是统一的,而信仰,则是在各种小流派的交流之下,变成了一个奇怪的样子……

“白鬼……就是这家伙吗?”

沙石堡外大约两里地的地方,一个三四米高的石像矗立着,本体应该是纯白的,但是可能是因为日头太久,风吹日晒的,现在已经是灰色的了。

总体来说,整个还像是个人,手中拿着一根拐杖,大胡子、秃顶,是个老头子的形象。

唯一和人类不同的地方,就在于那头顶上的一对犄角了吧。

头上长角可还真是鬼的代表特征,而且……

“你也感受到了吧。”

“嗯。”

我和修蜀两个人一问一答,就站在这雕像前面,看着这个家伙。

对于旁人来说,这可能真的只是一个代表着虔诚的雕像罢了,但对于有法力的我们来讲,却不是这样。

因为这泥胎石像之内,真的有这一个灵魂在寄宿着!

而那个灵魂的模样,毫无疑问,就是这个雕像所刻画的家伙!

超级可耐卡哇伊萝莉美女

“就……这么简单?”

我挠了挠头。

我有阴阳眼,修蜀,也有妖法,都是能够看到这个家伙。而此时,我们所在的位置,虽然不能说是沙石堡之内,但怎么也算是边缘地带了。

村子的范围一般不是按照房舍的位置来划分的,还要包括土地,不管是农田还是果园,还是什么公共树林土地,此时这里距离正式的村庄还有不到两里地,这个雕像,应该就像是个写着“沙石堡欢迎你”的界牌了……

“我确实听说过会有一些鬼物因为在白天无法行动,寄宿于一些有着法力气息或与他有关的东西上,这种以他为模板的雕像或者画像的是最合适的,他这么做是很合理的,但是……”

修蜀说着,突然犹豫了一下,好像有些疑惑似的。

“但是这也代表着,他的实力很低对吧。”我替他说完了剩下的那半句话。

“对,就是这个意思!”修蜀立刻以拳捶掌,点头称是。

我叹了口气:“看来段军长他们是想多了,不过其实我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以鬼为神明,很容易就能让人联想到鬼神,但是其实,想当一方的守护神,不一定需要那样的实力啊……”

人分三六九等,肉分五花三层,万物都有着等级划分。仙有地仙、天仙、金仙;妖有小妖、大妖、天妖;鬼也分小鬼、厉鬼、鬼妖和鬼神。

最开始我接触到这个世界,在那烧烤店时从镜子里看到的小鬼,就属于最弱的那一种,它唯一的作用就是能让店里生意火爆。所以明明是夏天中午正热的时候,却依旧有那么多人在那连空调都没有的店里吃着烧烤满头大汗。

我在正式成为法师之后又多次去过那家店,可以说,以那家伙的力量,凭现在的我,抬手就能灭掉,随随便便可以杀一批。

这种是鬼中最弱的,当然我指的是有法力、有用途的鬼,而鬼中最厉害的,便是鬼神!

鬼也能成神?

当然!

万物都能成,但是成神的难易程度不一样。

神就好像是一座山的山顶,任你是什么,你都能够攀上去,人有人的走法,兽有兽的爬法,一个没了四肢的人,也可以不断地挪动肩膀去向上,但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而一个不会动的石子儿砂砾,就只能凭运气,看看会不会有一阵风把自己带过去了……

鬼亦可成神,但成神之路难于登天,难度不知是人成神的多少倍,所以几乎不可见。

这一次听说这沙石堡的守护神明是一只鬼,我们下意识的就认为是遇见这鬼神了。但其实,当村长的,不一定是政界大佬;想在酒桌上摇色子获胜,也未必需要赌技无双。

你要做的,就只是在这个小圈子里,影响力不俗罢了!

“修蜀,放妖气!”

“是,先生。”

修蜀听我命令,丝毫不带犹豫,双臂一阵,一股浓郁的黑气瞬间从他头顶喷射而出,宛如工厂烟囱的黑烟一眼,滚滚升空,霎时间遮盖住了方圆十米苍穹!

“日头已蔽,还不现身?!”

我伸出右手,对着那雕像虚抓过去,一声厉喝,怒目圆睁!

啪啦!

好似平地一个惊雷,整个雕像都是一阵颤抖,喀拉啦宛如山崩地裂,内中,一道黑影钻了出来,好像是被直接拽出来一样,扑通一声跪倒在了我的身前。

一旁修蜀上前一步,右手按在剑柄之上,霎时间杀意肆虐,直吓得他差点魂飞魄散!

“饶命!两位饶命!上仙饶命!大侠饶命!英雄饶命!好汉……”

“行了!哪那么多称呼?!闭嘴!”

好家伙,这逼还是个碎嘴子?!

“哎,是!”

那鬼立刻收声闭嘴,看样子那是拿牙咬着嘴唇,生怕出一点儿声音给我惹毛了被我一掌劈死。

我看着他心里都无语了,心说这逼玩意真是一方守护神明?这能保一方平安?危险来了第一个跑的就是他吧!

而正在我审视着这从雕像中冲出来的白鬼的时候,沙石堡内,身穿灰袍的老村长突然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眉头紧皱。

“来人。”

“在!”

一声轻轻的传唤,响应的却是中气十足的应答,屋门一开,一个中年大汉应声进门,国字大脸上浓眉紧锁。

村长正眼都没看他,只是盯着眼前的地板,缓缓说道:“立刻去召集十二白神使,在村口汇合。”

“是!”

国字脸答应一声便快步跑了出去。

直到这时,村长才抬起头来,看向门外,但却是望向了天空。

“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家伙有几斤几两!”

……

而另一边,雕像前,那白鬼跪在地上,依旧是瑟瑟发抖,而我和修蜀,都是陷入了沉思。

“你觉得……”沉吟了几秒,我突然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嗯……”修蜀也是沉吟了一下,摸了摸下巴:“有些道理,毕竟他这么弱,确实不太像……”

“是吗?”

我叹了口气,蹲下来仔细的看着他。

浑身雪白,皮肤白、胡子白。头发……哦,没有头发,连拐棍都是白的。

除了头顶上那对犄角,明显就是一个人类老头的模样,当然,是个从白面缸里出来的老头。

除此之外,唯一可以被称之为特点的,也就是他太过于瘦骨嶙峋了,尤其是肋骨,看着都吓人。这要是碰一下,也就一个结果,那就是能把他撞一跟头,自己也被硌的生疼……

不过作为鬼来讲,这货的实力也太过弱小了,就他现在这德行,灭了他都不用费力气……

但他刚刚所说的话,却是一个听起来很真实也很难办的事情。

这是一个典型的通天河老龟的故事。

一说这个也就不用多叙述了,就是这个家伙原本是这个村子的守护神,这儿是他的地盘,但是后来来了个更厉害的“灵感大王”,把他打跑了,鸠占鹊巢的成了沙石堡的神,并且蛊惑了村民们。

而他,自然也就只能在这个小小的雕像里苟且偷生,直到我们“西天取经四人组”来到了这里。

不过当然,他不是龟,对方不是鱼,我们也就俩……

虽说鬼话一般不能信,但是就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我觉得可信程度很高,毕竟以这样的能耐,不可能让暗影军都头疼啊。

说句实话,都不需要暗影军来人看看,但凡路过一个有些道行的法师、道士、大和尚啥的,爱管点儿嫌事儿都能顺手给他灭了……

“先生,怎么办?”修蜀看向我问道。

“嗯……带着他走吧,怎么着也得去村里看看,不能就在这都不能被算作村口的地方逛一圈就回去了,不然这钱我拿着都不踏实,进去吧。来,您给我过来!”

我说着,伸手向那白老头抓去,那家伙可能也是太害怕了,都不带反抗的,直接被我按住了光头,却是突然化作一道流光,进入了我胸口的红芒之中。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带着他去那相当于害死了他。但是我要是不带他,万一他说的是假的怎么办?他跑了怎么办?

好在我的系统里应该是安的。

“小莫,卢奇俊,看好他。”我在心中对那俩说道,马上变得到了两声“好”。

“嗯。”我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修蜀:“走吧。”

雕像离村口,不到两里地的路程,也就是几百米、不到一公里的距离,我二人法力傍身,健步如飞,沿着山村土路走了一会儿便看到了那真正意义上的村口。

当然,也看到了那村口的十三个人!

为首者,是一个身穿灰袍的老者,面色阴森,神情冰冷,身边,是十二个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人,都是面色不善,好奇之中充满敌意的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看来有事儿!”

我低声跟修蜀说道,又上前了几步,抱拳拱手:“各位,我来此并非有任何敌意,只是路过而已,见此村落位于三州交汇之所,心生好奇,所以前来看看,不知……”

不管怎么样,礼数必须要有,虽然我那理由听着不靠谱,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总比没有理由要好得多。

但就在这时……

“动手。”

一个阴森的声音传来,不带有任何感情,灰袍村长冷冷地看着我们。

瞬间!那十二个人身影一晃,立刻消失,而下一秒,却出现在了我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