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av正在播放

【 .】,精彩免费!

元卿凌道:“知道我不是原先那个元卿凌,一直认为我是借尸还魂来的。”

元奶奶道:“他是不是真的对好回头我亲眼看过才知道。”她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看着孙女这张脸,“现在这张脸和原先是有几分相似的,来之前,莫易就跟我说过们的情况,林大夫也说了一些,我知道在筹办医学院,但是一直没找到愿意帮的大夫,我想着,反正我老骨头和医院的合约也到期了,不如就过来帮一把,所以,我是不会回去了,就在这里守着,也不至于只有一个人孤零零的,负责给我养老送终就是。”

元卿凌一听,顿时大喜,“真的?奶奶您真是太好了。”

元奶奶抚摸着她手腕上的伤疤,还是心疼得要紧,“在这里没忘记自己所学的,大兴国那边很多人都知道,说起也是十分佩服,奶奶听了,与有荣焉啊。”

元奶奶说着,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

元卿凌有些意外,“真的?大兴的人都知道我?奶奶,那位林大夫是什么人?您说是她带您来的,莫非她也有时空机?”

元奶奶拉着她的手,慢慢地把她来这里的过程告知了她。

原来当时莫易带来了元卿凌的消息之后,元爸爸去了医院告知元奶奶,元奶奶是又激动又心疼,一时病情反而控制不住,刚好元奶奶中医院的老同事林教授的重外孙女杨如海是心脏科的专家,便叫了她过来给元奶奶做手术。

那边莫易得知元奶奶治病,便又飞了一趟过来探望,刚好遇到杨如海,原来杨如海就是她妹妹的主治大夫。

因为杨如海是摄政王叫过去给莫易妹妹治病的,所以莫易就认定杨如海能与摄政王联系,便偷偷地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元奶奶,元奶奶一听就不行了,马上找来林教授,叫他帮忙说项,让杨如海去找那位神秘的王爷,结果,杨如海听说她是要去找孙女,便说不必找王爷,她可以请她的母亲林海海帮忙。

元卿凌听了奶奶的这番话,有些糊涂了,“您说的林教授,是不是林爷爷?”

植物园麻花辫少女蕾丝背带裙清新唯美写真图片

“是他,见过的。”元奶奶说。

元卿凌脑子里理了一下,“方才我们看见的那位林大夫,她叫林海海,是林教授的孙女,为莫易妹妹做手术的是林海海的女儿杨如海,是这样意思嘛?”

“是的。”

元卿凌就不解了,“但是,为什么林海海大夫会在这里?而她的女儿杨如海却在我们那呢?”

元奶奶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林大夫带我来的,但是千叮万嘱除了之外,不许对任何人说起我的身份,如果我要留在这里,便以她妹妹的身份留在这里。”

元卿凌笑了起来,“奶奶,您还当人家妹妹呢?人家比您可年轻多了,而且,他是林爷爷的孙女,那应该也就三十岁左右吧?”

不对,林大夫看着也有六十多了。

元奶奶看着她,笑了起来,“傻孩子,在脑海中,时空是否同步的?”

元卿凌一拍脑子,“噢,对,我若穿越回去,穿越在您二十岁的时候,那我看起来可是比您老多了。”

元奶奶道:“反正这些事情,比奶奶懂得,总之就这么回事,不过,奶奶能来这里,也是有条件的,如果医学院能开设成功,大兴每年都要送一批学生过来这里,在医学院入读。”

元卿凌不解了,“那为什么大兴国自己不办学校呢?”

元奶奶看着她,真觉得孙女来这里之后就变得笨起来了,“那说,我国为什么每年那么多学子出去留学?其中不少是医学生,为什么?”

元卿凌又一拍脑袋,懊恼地道:“奶奶,一孕傻三年,看来是真的,两国医学水平不一样,自然是很有必要的,不过,如果我们北唐的人也能到大兴去学医,于两国而言那才公平啊!”

元奶奶轻声道:“这些事情,就留给当权者去劳心,我们医者不过问政治。”

祖孙二人,又说了好一会儿话,便听得蛮儿来禀报说王爷来了。

今日成安街出了人命案子,死了两人,一男一女,男的是鳏夫,死了婆娘之后养着两个儿子,儿子都成年了,在外做点营生,算不得富裕,但是不愁日子。

女死者是他隔壁的邻居,死在了鳏夫的床上,两人都没穿衣裳。

中午接到报案的,捕头告假,宇文皓便跟着过来勘察现场,两名死者死状凄惨,男的根子被割断,身上被砍了十几刀,女的舌头被割断,耳朵鼻子都被削下,手指脚趾被剁,且剁下之后丢弃,血流了一地,很是凄惨。

宇文皓今日在凶案现场和官差一块寻找女死者的手指脚趾,分布丢弃在屋中院子和角落里头。

傍晚的时候收队,宇文皓便直接从成安街去冷宅,因为只相隔两条街,很近,他晚上要加班,所以就到冷宅那边告知元卿凌一下,顺带吃个饭。

只是今日办案的时候,身上染了斑斑血迹,他自己浑然没留意到,直接就过来了。

元卿凌扶着奶奶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一身染血的宇文皓,顿时愣住了,老五大概不会希望他与奶奶的第一面,是在这么个情况下。

宇文皓见元卿凌与一位老人家走出来,这位老人家他并不认识,便道是肃亲王说的那位要见元卿凌的长辈,上前行礼,“老人家好!”

元奶奶看着他,容貌倒是长得好,眉目清朗,天庭饱满,线条坚毅,浑没有贵公子的纨绔气息,这一眼看过去,就长相来说,元奶奶在心底给他打了个十分。

元卿凌之前跟她说过宇文皓是京兆府尹,掌管京中治安,只是这浑身的血……

哎,到底孙女与他生了三个孩子,这孙女婿怎么也得承认了。

元奶奶收回心神,绽出一抹慈祥的浅笑,“刚下班啊?”

宇文皓呃了一声,这上班下班的用词,往日在老元嘴里听过不少,他看向元卿凌,见元卿凌眼睛肿得像桃子似的,不禁怔了一下。

元卿凌挽着元奶奶的手臂,轻声道:“老五,这位是我祖母。”

宇文皓笑了,“怎么又认了一个祖母?”

元卿凌看着他,认真地道:“不是又认了一个祖母,她就是我的祖母,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