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下载ios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元卿凌被肩舆抬出,太上皇坐在正中,早早看见了,皱眉道:“她出来做什么?”

元卿凌也大老远看到了太上皇嫌弃的表情,这老爷子,到府中看望她,还端着装着了?

宇文皓快步出去,把元卿凌抱了进来。

因着御医一句话,说不能叫她下地,所以,不管是接手还是沐浴,都是他抱着去的。

元卿凌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废人,捶着他的手臂无奈地道:“就放我下来走两步怎么了?”

“不能,御医说你还不能下床行走。”宇文皓说着,把她直接放在了椅子上,“你就是不听话,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没在府中的时候,你经常偷偷下地。”

元卿凌道:“我如果不走两步,腿都要废了。”

她哀怨地看着太上皇,“皇祖父,您说是不是?”

太上皇看了她一下,然后转脸去看着宇文皓,皱眉道:“你出门的时候就不知道把她捆在床上?若捆着还不老实就不知道打一顿?”

宇文皓点头,对元卿凌挤眼,“是,孙儿记得了。”

元卿凌无奈地看着老爷子,“这坐胎也没这样坐法的,偶尔还是可以下来走两步,我知道分寸,我是大夫。”

清纯校花mm周末时光蜷缩闺房图片

太上皇口气淡淡地道:“能医不自医,怎么样?喝得下那汤羹么?”

元卿凌眸色闪亮了一下,“吃得下,且吃下去之后感觉人没这么闷了,那是什么东西?我瞧着有燕窝和椰汁。”

常公公笑着道:“您就甭管是什么,反正是好方子,吃了不禁能驱散闷气,还有坐胎之用。”

宇文皓闻言,连忙便讨要方子,“皇祖父,那这方子能给我吗?我让人给她做,她最近就没吃上一口好东西。”

“不必,这东西吃不得太多,适当的时候,孤会叫人送出来的。”太上皇扬手道。

他慢慢地站起来,“时候不早了,孤还得去一趟你三哥的府上。”

元卿凌有些失望,“这就走了?不多说几句?”

他一走,自己肯定又被搬回房间睡觉的。

太上皇看着她,“你好生养胎,对你而言,这是最要紧的事情,记住了吗?”

元卿凌看着他正色的脸,下意识地道:“记住了。”

宇文皓送太上皇出去,太上皇跟他叮嘱了好些话,元卿凌看出去,能看到他微微皱起的眉头,他是在担心。

元卿凌鼻子有些酸,然后就忍不住落泪了。

她擦了一下眼睛,最近脆弱得很,一点小事就落泪。

宇文皓回来就看到她在擦眼泪,以为是方才皇祖父呵斥,所以委屈了。

他伸手为她擦泪,柔声道:“皇祖父就那么一说,他心里疼你,这一次出宫,几个府邸跑下来,他是累坏了,他是为你出宫的。”

元卿凌眼泪婆娑地看着他,“我知道,所以我才哭。”

宇文皓笑了,牵着她的手站起来,“想走走是吗?陪你走走,但是只许这一次,回头还是得躺着休息,除非御医说可以下床行走了。”

元卿凌一下子转啼为笑,调皮道:“遵命!”

从正厅一路走回去,其实也不近。

两人走得慢,慢悠悠地,身后跟着一大群人,曹御医听得说王妃自个走路,也马上跟着去,唯恐出个好歹。

“吃了皇祖父送来的汤羹,真感觉好些了吗?”宇文皓问道。

“嗯,没这么晕,而且吃下去也没见要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且如今都入秋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椰子。”

京都地处北方,入秋已经比较寒冷,椰子是南方出品,虽说能放置一段日子,但是,都这个时候了,谁还会藏着椰子?

宇文皓道:“宫里要什么东西没有?便没有,请人从南方送过来也可以,太上皇的鬼影卫很了不起。”

“鬼影卫?”

“嗯,鬼影卫是太上皇在位时候建立的,曾威风一度,在民间和百官间刺探消息,后来父皇登基,鬼影卫也就沦落为太上皇跑腿了。”

元卿凌还是头一次听,她记得曾在乾坤殿看到一个身穿黑衣的侍卫,不知道是不是鬼影卫。

“只怕表面是跑腿吧?我见老爷子消息十分灵通,这些鬼影卫只怕依旧还在为他刺探消息。”元卿凌道。

宇文皓道:“不奇怪,反正朝中没什么事情是瞒得过老爷子的。”

这话,元卿凌听喜嬷嬷说过。

喜嬷嬷是在太上皇身边伺候多年的人,她应该是知道鬼影卫的作用的。

宇文皓看了看她,“有件事情,我一直瞒着你。”

元卿凌道:“今天我心情好,除了娶侧妃纳妾,和女人有关之外,其余一切都能原谅你。”

宇文皓笑了,“什么纳妾娶侧妃?不过倒是和女人有关。”

“褚明翠?”元卿凌侧头看他。

宇文皓一怔,“褚明翠是谁?不认识。”

元卿凌掐着他的手臂,“求生欲很强嘛。”

宇文皓恍然大悟,笑嘻嘻地道:“你说齐王妃是吧?这事和她还真没关系,是纪王妃。”

“她又怎么了?”元卿凌问道。

“前天她不是叫人送了一尊观音像过来吗?”

“对,送子观音,成色还不错,不过喜嬷嬷藏起来了,说不想摆放她送的东西。”元卿凌记得有这事。

“那观音是有裂缝的,就在观音像的背后。”宇文皓想起还愠怒不已。

元卿凌啊了一声,不禁失望,“有裂缝的?那多可惜啊。”

“你不生气吗?”宇文皓有些意外,那么小气的人,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生气?

元卿凌看着他,“要生气的吗?反正白得来的,有裂缝就当没得到就是了,我也不图她的东西,只是觉得那么好的观音像,可惜了。”

玉一旦有了裂缝,那就不单单是大打折扣的事情了。

基本是废掉了,除非切割做其他玩意。

宇文皓握住她冰凉的手,“你怀孕了,她送有裂缝的送子观音像,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无聊的诅咒?幼稚的玩笑?”

宇文皓哀愁地看着她,合着她一点都不生气,不在乎,他还觉得纪王妃欺人太甚,上门收拾了一顿,就为了给她出口气,回来还怕她生气先不敢跟她说呢。

元卿凌笑道:“你如果不想见到那尊观音,送回去还给她就是。”

“算了,她也得到应得的教训了。”宇文皓想想,还是觉得收拾一顿纪王妃是应该的,就算不是为了老元出头,也是为自己出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