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pali会员破解版下载

冷静言只好去找元奶奶,先让惠民署的医女去帮伎坊的女子检查,看看患病者有几人。

这也是元卿凌原先的意思,毕竟,要检查那些官员,怕是没几个人会配合,他们宁可私下去找大夫治疗。

这一番检查下来,元奶奶真是倒吸一口凉气。

伎坊里竟然检查出二十余个患病的女子,且这二十余个女子都已经出现了症状,只不过在坊间买了药水坐泡。

冷大人绝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上任之后,第一件要办的事,就是追查患这种病的官员。

按说教坊那边也有纪录,姑娘们伺候过哪位官员,都一一纪录了下来,按照册子去找,便可排查出来。

偏生教坊那边却失火,把册子给烧掉了,没办法追查,只得问那些姑娘,可姑娘们仿佛都预先对了口供,都说不知道大人们的身份。

既然如此了,这事查与不查,都罢了,冷静言在早朝之上,便严厉训斥了一顿,叫那些曾经传过伎坊女子的官员去检查身体,若得了病,必须要治疗。

冷静言的一通训斥,当殿自然无人敢反驳,甚至大部分官员都是出来附和他的话,仿佛只要附和了冷大人的话,自己就不曾去过那种地方找过姑娘。

本来这事就这么算了,但偏生却有一名伎坊的女子告知冷静言派去查问的人,说伎坊里的花魁醉月姑娘曾经伺候过太子,而且不止一次。

涉及到太子,调查的官员便回来告知冷静言,冷静言自然不信,倒不是说太子品行有多高洁,主要是要花银子的事,太子是不会做的。

但因问的时候必有旁人在场,事关太子的名声,冷静言还是找了这位醉月姑娘过来问,连同伎坊的主事也一并叫了过来。

黑长直的素颜美女女人味十足私房

这一问,伎坊的主事嗫嗫嚅嚅地说了,确实有这样的事情,且当晚是他亲自送醉月姑娘和其他一位姑娘过去的,而吃酒的地方,就在福德轩,他也亲眼看到太子殿下在里头了。

冷静言诧异,问道:“除了太子殿下之外,还有谁在里头?”

“还有另外三个人,但奴才不认识!”主事说。

如此说来,倒不是那女子胡诌,而是太子真叫过她们过来献技。

但是纵然如此,想来也没有行那不轨之事,只是陪酒过而已。

这事他没告知元卿凌,免得她多想,但却跟齐王说了一下,让京兆府的人去查问清楚,因为那么多人都没供出来,唯独供出了太子,这事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齐王听得此事,立刻就命人把那醉月带回来查问,醉月姑娘说了当晚的事情,也把其余三人的特征说了出来,齐王一听,就知道是与苏老表,鲁莽,王江,他叫人去问了一下苏老表和鲁莽,也确认有此事,至于那些姑娘,则是苏老表请过来的,请了四个姑娘,其中就有醉月姑娘。

齐王本认为当天定必没有发生过什么,只是唱曲助兴,但是醉月却一口咬定与太子有过关系,齐王哪里肯信?命人把苏老表和鲁莽带过来问,那两人却说不知道,因为他们都带着另外两个姑娘走了,至于王江和太子有没有带走,他们则不知道。

而如今太子与王江又去了乌州府,问不得。

齐王心里头藏不住事,便回去跟袁咏意说了,说完之后,他惆怅地问道:“该不会五哥真犯错了吧?”

袁咏意道:“太子殿下不是那样的人,他和元姐姐鹣鲽情深,连侧妃都不愿意立,怎会做那些事?”

“但那醉月一口咬定说曾有过,若不是真的,她怎敢这样说啊?”齐王道。

“谁知道她立什么心肠?”袁咏意冷冷地道,“我总之不信,那醉月一定是胡说八道,明天你叫她来,我来问她。”

“嗯,明天我先查查这个醉月的身份,今日见她,长得是不错,且有几分傲气,估计是个没入伎籍的官家小姐。”

齐王顿了顿,问道:“你说这事要不要告诉五嫂呢?那醉月并不愿意接受检查,也不知道是否得病,若五哥真荒唐了,得让五嫂知道吧?这病可是会传人的。”

袁咏意皱起眉头,“先不要说,容我明天问过再做打算!”

她绝不信太子会做这样的事。

“好,听你的!”齐王表现得无比乖巧,坐在她的身旁,“大胖,我是绝对不会去请这些女子过来陪酒的,我如今得空就回府陪你和宝姐儿,那些女子我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袁咏意嗔了他一眼,“谁管你?你要去便去!”

齐王一把抱着她,“不敢,打不过你。”

“滚!”袁咏意笑骂道。

翌日,齐王回衙门之后就先调查那醉月的身份,一翻查才知道她是洪州知府尚大天的女儿,原名叫尚秋蝶,尚大天原先是宇文君的门下臣,后被调任到了洪州当知府,宇文君获罪的时候,揪出了一串官员,这些官员部都被问罪,其家眷也没入了伎籍,男丁则入了奴籍。

而尚大天也是那时候被打入大牢的,其子女都也都按照当时的处置,要么是入了教坊,要么是当了奴才。

齐王找到了当时办理此案的吏部官员,问了当时的情况,因为这个尚大天齐王记得,倒是个耿直的官员,虽说是宇文君一手提拔起来的,但是调任洪州当知府之后,就很少回京,应该不曾参与当时宇文君的不轨。

办案的吏部官员道:“尚大天获罪之后,一直喊着冤枉,但是,确也有证据证明他与大皇子勾结密谋,所以当时便按照旨意把他给处置了。”

顿了顿,这位官员又叹息道:“其实,当时很多官员都是被牵连进去的,未必犯了多大的罪,只是那会儿皇上震怒之中,谁也没敢进言,所以说吧,这一批获罪的官员,到底有没有无辜的,谁都没敢说,事后,也没人去调查。”

齐王沉吟了一下,“此案都过去这么久了,若真有冤枉的,也该平反才是。”

“这事无人敢提啊,谁敢跟皇上提?”

“等五哥回来,本王跟他说说吧,父皇确实也不愿意提起这些事,但五哥有查问的权。”齐王说。

吏部官员轻声道:“王爷,属下官直言,官场,需要好好地整顿一番了,还请王爷告知太子殿下,若不整肃,怕是后患无穷。”

齐王挑眉,“你是是吏部的人,连你都这样说,可见这官员的风气,着实是有些过了!”

……

假期的最后一天,我例休,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