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片直播应用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元卿凌脑海里慢慢地浮现出那个梦的情景,一言一句,都渐渐地清晰起来,清晰得不像是梦。

甚至,她觉得如今才是一场梦,许是因为宿醉之后的昏沉,让她踩在地上都觉得是踩在云里雾里,有梦的感觉。

对着宇文皓的时候,她的笑容都是虚浮苍白的,就像是努力地挤出来,僵硬得很。

偶尔,耳边响起妈妈的尖声叫唤,心便尖锐地痛起来,痛得她几乎要弯下来才能止住。

而宇文皓这个时候,是蹲下来轻轻地抱着她,不问,也不说,只是用沉痛的眸子看着她。

元卿凌明白他什么都知道,那梦里还有一场梦,便是她跳下来寻找妈妈,而他抱着她死活不让她走。

他在害怕,看到他眼底的惊慌,元卿凌把痛楚和思念藏起来,深埋心底。

他不提一字,她也不提一声,就仿佛从没有过那一场醉酒。

不过,元卿凌在这天晚上,依偎着他坐在凉亭里看星子,她轻声道:“老五,你之前说,叫我如果不在你身边了,也要想办法回来找你,我答应你,不管我面对什么样的处境,我都会回来找你和孩子,绝不丢弃你们。”

宇文皓紧紧地抱着她,所有的话都哽在了心头,只重重地嗯了一声。

元卿凌心底依旧有沉沉的痛,但是,她学会怎么去处理这种情绪。

向阳处的她

孩子的弥月宴会之后,便是北唐的册封太子庆典。

明元帝之前去了国书,请来了各国的使者,如今使者陆续抵达。

宇文皓的心情也高兴起来,因为,派出去的人来报,说靖廷大将军明日便要抵达京城。

宇文皓兴奋的一晚上都睡不着,抱着元卿凌一直说他和靖廷大将军的事情。

元卿凌真没见过他这般忘形,心里虽然高兴他有一位好朋友,但是也暗暗担心,这位靖廷大将军是大周人,听得此番来朝,还带着目的来的,会否掀起什么风浪?如果真别有心思,以老五对他的信任,只怕老五会毫不犹豫地为他所用且是毫无怨言的。

所以,当宇文皓说明日要去城门接靖廷大将军的时候,元卿凌提出也要一块去。

“你也去?但是不知道要等多久,我早早便去了。”宇文皓怕她等久,舍不得她受苦,便劝她不去。

元卿凌笑道:“不要紧,若等久了,我便在附近寻个茶馆坐下来,听说大将军是带着夫人来的,我去接也是应该,再说,当初靖廷大将军叫江宁侯给我们带来了无忧散,这份情该好好报答的。”

“是啊,真是多亏了他。”宇文皓听得元卿凌这般推崇靖廷大将军,也十分高兴,“那既然你想去,咱就一块去,到那之后,你寻个茶馆坐下来,我在城门上眺望,若见到队伍来了,我便叫徐一通知你。”

元卿凌看着他眼底的神采与兴奋,不禁摇摇头,这世间,真有这么深厚的友谊么?听闻才真正见过一次的。

第二天,吃过早饭,两人便带着阿四和徐一出发了。

听得要见到靖廷大将军,阿四和徐一都很激动,在马车上的时候,阿四跟元卿凌说起了靖廷大将军的夫人陈瑾宁。

“这位陈夫人也姓陈,很奇怪啊,他们大周是不论同姓的,都能成亲,听说这是龙太后开的例,那陈瑾宁出身国公府,后被封为郡主,她爹是武将,她也是,带兵打过仗的,打得鲜卑的洪烈少将军落荒而逃,听说差点连命都丢在战场上,我真是迫不及待地要见到这位女英雄了,不知道她是不是三头六臂呢?”阿四傻傻地笑了起来。

元卿凌听罢,也笑了,“人怎么会有三头六臂?这不是扯的吗?”

“就算不是三头六臂,那也一定是高大威武,你想,是女将啊。”阿四向往地道。

元卿凌扑哧一声笑了,“阿四,听闻你们袁家也一群女将,你们袁家是否个个高大威武啊?”

说起自己的家人,阿四也是很骄傲的,不过,她道:“我们袁家自然是厉害的,可不若人家陈瑾宁郡主啊,她是独自带兵先剿灭了内乱,继而再打鲜卑,女将为帅啊,且是一战成名,这便是男子都做不到吧?”

一战成名,确实是厉害,元卿凌也是敬佩有本事的人,所以对这位陈大将军夫人也就多了几分期待。

到了城门口,礼部迎接的队伍已经在守候了,这两天,陆续有别国的使者团抵达,礼部负责迎接,自然要早早地到来守候的。

按照派出去的人回报,今天要抵达的,是大周的使者。

宇文皓来到之后,便对礼部侍郎道:“今日的使者团,本王来接就好,你们都回吧。”

侍郎大人笑着说:“太子殿下,咱一块接就是,微臣接了人,还得送去盏馆呢。”

宇文皓回头看着元卿凌,有些欲言又止。

元卿凌看着他道:“想说什么?”

宇文皓牵着她的手到一边去,小声地道:“如果我邀请靖廷住咱府中,你会不会有意见?”

元卿凌道:“不会,咱府中住得下,你如果想邀请他们到府中住,那就邀请吧。”

近距离住着还好呢,起码能看着点儿。

宇文皓神采飞扬,高兴地道:“老元,你人真好。”

元卿凌见他这么开心,也禁不住笑了起来。

宇文皓让她们进旁边的茶馆里头歇脚,自己则与城门的守将在一块吃茶,守将很拘束,一个劲地为他续茶,自己不敢喝。

天气已经渐渐地热了起来,城门外连通官道,两旁是沙场,风一吹,就扬起了满地风沙,茶楼的窗户是八开的,沙子有时候会吹进来,便有小二一直拿着抹布在擦着桌子。

因知道元卿凌贵重身份,整个茶楼里头的人都不敢怠慢,站了一排来伺候,这让元卿凌很不自在,便干脆出去,带着阿四上了城楼。

再登上城楼,元卿凌少不了是想起静和郡主来。

那日的惊心动魄,如今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也不知道她如今去了哪里,是否寻到心头的安宁呢?

她双手撑住城墙,举目远眺,问阿四,“你说,静和郡主如今会去哪里呢?”

阿四摇摇头,“不知道,会否去了北郡找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