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官网下载老版本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元卿凌回头看着逍遥公,“他心脏本就不好,如今还喝那么多,血压自然飙升。”

逍遥公看着她的药箱,再看了看她耳朵上挂着的听诊器,还有血压计,他眼底似乎闪过一些异样。

但是,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走过去坐下,对太上皇道:“那以后就不喝了,大夫的话是要听的。”

太上皇不高兴,“懒得管你们,孤睡觉去。”

元卿凌知道他酒气上头了,连忙给药常公公,“盯着他吃下再睡。”

常公公接过来,“得勒!”

太上皇摇摇晃晃地进去了,留下逍遥公与元卿凌在殿内。

元卿凌从气愤中回过神来,才想起今日要问逍遥公的事,便把药箱推过来一些,“老公爷,您见过这药箱里的东西吗?”

逍遥公看了一会儿,慢慢地摇头道:“不曾。”

元卿凌有些失望,“真没见过?”

逍遥公神色有片刻的怔惘,但还是摇头道:“确实不曾见过。”

夕阳下欧美嫩模清纯写真

元卿凌觉得自己应该猜错了,如果逍遥公是老乡,他应该很高兴看到老乡才对,至少,心情和自己会是一样的,断不会不承认。

算了,哪里有这么多的穿越?

她收拾好东西,给太上皇再开了几天的降血压药,拿进去交给常公公,出来的时候,逍遥公已经走了。

元卿凌也只得出宫去了,宫里也是个是非之地,不宜留太久。

宇文皓接下来的几天都特忙,早出晚归,时常回来只睡个囫囵觉便又出去了。

终于,这天他回了个早,进门就乐呵呵的。

“怎么那么高兴了?”元卿凌问道。

他笑道:“今日接了个案子。”

元卿凌笑道:“接个案子怎么高兴成这样子?你们京兆府哪天不接案子啊?”

宇文皓眸色森森,“这案子接得好啊。”

“嗯?”元卿凌喂他吃了一口红枣糕。

“今日,亭江府十几名秀才入京告状,状告亭江府知府莫文向百姓征收剿匪费用,每户百姓收缴一百文钱。”

“竟有这种无法无天的贪官?”

元卿凌对案子的事情没兴趣,也就不追问,两人一同吃了饭,在院子溜达了一圈,徐一便过来说汤大人回来了。

宇文皓马上去了书房,汤阳早在书房里等着了,见宇文皓进来,连忙拱手道:“王爷,事儿已经办妥,后续证据链都调查清楚了,只等您开堂审理。”

宇文皓一拍桌子,高兴地道:“好,这事你办得妥当,有赏!”

“赏银?”汤阳笑着问道。

“赏银……欠着!”宇文皓大笔一挥,写下一张欠条丢给汤阳,汤阳慢慢地叠好,“第十五张了。”

宇文皓无羞愧之情,“你担待一下,王妃怀孕了,以后王府花银子的地方多。”

汤阳笑了笑,睿智地道:“兴许,这欠条还更好使。”

宇文皓眯起了眼睛,“此举,若不拔掉纪王的虎牙,本王决不罢休。”

亭江府秀才入京告状的事情,翌日早朝,明元帝便知晓了,他雷霆震怒,命宇文皓严加调查,一旦罪证确凿,亭江府不管牵涉多少官员,一律先罢免,再论罪追究。

纪王也在朝堂之上,一张脸惨白惨白的。

退朝的时候,他追上了宇文皓。

“五弟,稍等一下。”

宇文皓停下来,回头看他,“大哥,有事吗?”

纪王含笑搭着他的肩膀,“没事,只是我们兄弟许久没一同喝过酒了,不如今晚大哥带罐好酒到你府中,和你畅饮一番?”

宇文皓不着痕迹地退开,道:“改天吧,最近我确实忙于公务。”

纪王扬手,满不在乎地道:“亭江府的事情,纯属那些秀才吃饱了饭,无事生疯,按我说,把他们痛打一顿,赶回原籍,着府衙好生盯着便了事了。”

宇文皓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大哥,这事还没调查,你就知道是秀才们无事生疯了?”

“本王到亭江镇剿匪,莫文没有收过什么剿匪费用,此事我很清楚。”纪王道。

“有没有收取,调查便知。”宇文皓说完,拱了拱手,“我还有事,先不奉陪了。”

纪王阴恻恻地道:“老五,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宇文皓看着他,眸子冰冷,“敬酒罚酒都不吃。”

纪王阴沉着脸,“我们几位亲王,谁背地里没有点阴暗事?你捅了一口子,势必就有人要捅你一口子,你最好想清楚。”

“悉随尊便!”宇文皓大步而去。

纪王气得发怔,这老五是铁了心要跟他作对了。

他气呼呼地回了王府,便听得纪王妃命人请他。

他一阵厌烦,却还是去了一趟。

纪王妃病恹恹地躺在床上,见他进来,便直起了身子道:“王爷可来了,事情怎么样?父皇怎么说?”

“你好好养着,劳心那些事情做什么?”纪王坐下来,看着她蜡黄的面容,淡淡地道。

纪王妃恨声道:“怎能不劳心?这亭江府上下的官员,都是妾身和表弟打点出来的,如果真出事了,少了他们的孝敬银子不说,还会连累王爷您的。”

纪王淡淡地道:“连累不了本王,本王不曾见过他们的孝敬银子。”

纪王妃一怔,“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纪王看着她,面无表情地道:“本王身边的人都可以作证,本王不曾接触过这些银子。”

纪王妃脸色微变,双肩慢慢地塌了下来,木然地道:“没错,王爷不曾碰过这些银子,都是妾身收的,也是妾身与表弟串联,借王爷的方便,只是这话说出去,父皇会信吗?文武百官会信吗?”

“为什么不信呢?王妃的娘家,这些年购置田地,商铺,庄园,不计其数,只要调查一下,自然可水落石出。”纪王阴沉道。

纪王妃倒抽一口凉气,眼底不无悲愤,“事情还没到最坏的地步,王爷就已经想着把妾身推出去送死了,还要妾身牵连娘家?我娘家的银子,都是我二哥做生意赚来的。”

“做生意?是啊,你大哥在户部这些年,做了不少生意呢,只是,禁得起细查吗?是放贷的银子还是做生意的银子啊?你大哥借你二哥的名头所谓的做生意,真要翻查,难道父皇就查不出来了吗?”纪王冷笑。